书林阁 >小指数长尾词36 > 第35章 玉秀鸿尘

玉秀鸿尘

第一百九十六节 化境中的玉秀鸿尘第二天 曹薿丹|2491| :2022-11-09 10:40:05

不知不觉天亮了  ,拓跋鸿煊微微一笑,玉秀鸿尘站起身 ,玉秀鸿尘走出山洞  ,玉秀鸿尘静静地看了湖水一会儿 。玉秀鸿尘静心凝神,玉秀鸿尘拓跋鸿煊抬脚快速地走上湖面,玉秀鸿尘湖面在他的玉秀鸿尘脚下也瞬间变成镜面,静止不动 ,玉秀鸿尘也能在他离开后恢复如初。玉秀鸿尘岸边 ,玉秀鸿尘了然子频频地点头 ,玉秀鸿尘笑着看向他。玉秀鸿尘当拓跋鸿煊走上岸时,玉秀鸿尘了然子笑道 :“不错 ,玉秀鸿尘不错,孺子可教也 !”。

拓跋鸿煊忙拱手 ,鞠躬道:“多谢前辈教导!”

了然子哈哈一笑 ,说道:“老夫可没有手把手地教你呀  !尊主,果然天资聪慧  ,心地纯净!只要能多加训练 ,便可在湖面上悠然自得了”。

拓跋鸿煊再次拜谢了然子 ,了然子也不拒绝 ,带着他又走向一片树林。只见,了然子一晃不见了 ,而在林中却出现许多了然子 ,分别对拓跋鸿煊笑道:“尊主 ,还不随老夫来!” ,随后,所有的身影都消失不见 ,唯留拓跋鸿煊一个人诧异地站在原地 。此时  ,只听了然子的声音说道 :“尊主 ,万事万物最终皆是空,愿你能在明日辰时走出这里”。

了然子的话音一落 ,拓跋鸿煊的周围顿时变化了,茂密的树林瞬间不见 ,取而代之的是紫霄宫美丽的荷花池  ,自己的母亲笑盈盈地招呼着自己道:“傻孩子 ,愣着干嘛,快来帮娘把这些莲子抬上来 ,你爹还等着咱们吃饭呢  !” 。拓跋鸿煊愣住了 ,又连忙上前将两捆莲子提上岸 ,周围的侍女笑嘻嘻地和玉雪莲说道 :“夫人 ,你看少主怎么今天傻乎乎地,是不是因为要和司徒姑娘成亲,所以乐坏了!” 。

玉雪莲也笑看着拓跋鸿煊 ,用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脸 ,笑道 :“傻孩子 ,有这么开心吗  ?都开心傻了 !”

拓跋鸿煊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,支支吾吾地说道 :“这,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?”

玉雪莲和侍女们笑弯了腰,一个侍女捂着肚子笑道:“夫人,您看 ,少主真乐傻了”。

此时 ,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突然说道 :“你们这是乐什么呀?怎么一个个看着煊儿发笑” 。

拓跋鸿煊忙转身看去,只见这个中年男子英姿飒爽  ,伟岸挺拔,正笑盈盈地看着自己 ,这不正是自己的父亲拓跋飞羽吗!而他的身后居然跟着两个自己也很熟悉的人,师傅白正伯和师娘刘芝慧 。看着眼前自己最亲的四个人都欢声笑语的说这话并看着自己 ,拓跋鸿煊的眼眶湿润了 ,这曾今是自己最大的愿望和奢望,渐渐地,他开始希望这一切都是真实的。

周围的一切突然又变成洞房花烛夜,自己美丽的新娘笑嘻嘻地看着自己,揭开头盖,灵尘美丽温婉的笑容出现在自己面前,只听她笑嘻嘻地说道 :“大哥,傻了吗 ?怎么这样看着我 ,这不是在海岛上你天天梦寐以求的事吗?” ,说完 ,她捂着嘴笑个不停  。

拓跋鸿煊不由地脸上一热 ,拘谨地坐到她身旁 ,问道 :“尘儿,你,你的脸好了吗?是药谷子前辈医治好的吗 ?”。

灵尘咯咯一笑,说道:“大哥,尘儿什么时候脸受伤了 ?”

拓跋鸿煊诧异地“嗯”了一声,喃喃地说道 :“那就好 ,那就好”

灵尘调皮地钻到拓跋鸿煊的怀里,抬头看着他  ,问道 :“大哥 ,如果尘儿变了模样 ,你还会认得尘儿吗  ?你还会爱尘儿吗?”。

拓跋鸿煊紧紧地搂住她 ,说道:“尘儿永远是尘儿,大哥怎么会不认识尘儿 !” ,灵尘听后 ,反搂住拓跋鸿煊 ,幸福地躲在他怀里笑了。

不知不觉拓跋鸿煊的周围又变了 ,此时的自己已经有三个孩子幸福地绕膝之间,父母康健 ,紫霄日日欢歌,高朋满座,自己也被推举为武林盟主,号令江湖。自己的叔父是北魏的皇帝,在自己的协助下,北魏一统中原 ,建立北魏帝国,而自己也成为权倾天下之人。

这样的场面让拓跋鸿煊心情激荡,竟然毫无察觉地为之向往和心动,在变化的环境中 ,拓跋鸿煊慢慢地醉心于权力,感觉自己无所不能,号令天下 ,无人敢违背  。再看自己的孩子一个个茁壮成长 ,也都英姿俊朗 。

此时,突然周围的环境变了,皇帝因为害怕皇权旁落,设计于他 ,以谋逆治罪整个紫霄,而此时发现自己最爱的灵尘也变得陌生了,虽然恭谨有加,却与皇帝暗中勾结谋划权力,还在最后得意地告诉自己,三个孩子都是别人的。一时之间  ,从权力和人生的巅峰跌落,被挚爱的人背叛 ,拓跋鸿煊顿时被一种极度的痛所包围着,那心痛的感觉让拓跋鸿煊有疯狂的想法 ,他似乎一步步跌进深渊 ,他举起了刀 ,面对着自己最珍视的东西和人。忽然,就在他想挥刀而下的时候,周围的一切瞬间变成了静止,他十分诧异地看着一切,慢慢地 ,一阵风起,周围的人与物如流沙一般消亡。再看身旁居然是一片荒漠,寸草不生。

拓跋鸿煊惊异地看着周围 ,风沙生生吹痛他的面庞,什么繁华似锦 ,什么地久天长 ,什么权倾天下 ,一切的一切全部被黄沙掩埋,在他的脚下只有不断流动的黄沙和可怕的漩涡。拓跋鸿煊艰难地在黄沙中行走 ,突然 ,脚下一空 ,顿时出现一个巨大的流沙漩涡,巨大的吸力将拓跋鸿煊一点一点地往下拽 ,拓跋鸿煊忙以掌力本能地击打流沙 ,但掌力如同泥牛入海 ,毫无反应。拓跋鸿煊暗骂一句“傻呀 !”,则开启羽境 ,但奇怪的是,已被提升的羽境只能让拓跋鸿煊不落入漩涡,而被埋入黄沙中的身子却无法动弹  ,这让拓跋鸿煊焦躁不已 。

就在这时 ,拓跋鸿煊突然想起了然子临走时说的话:万事万物皆为空。拓跋鸿煊深深吸了一口气,试图平静自己的心情 ,但这次经历那么多的幻象 ,一时之间真的很难平静,脑海中不断出现那些发生过的景象 ,见到过的人和听到过的话,此时的拓跋鸿煊内心真是五味杂陈,自己似乎都可以听到自己胸膛中久久难以平静的心跳 ,拓跋鸿煊不断地告诉自己,要“静下来 ,静下来” !

他闭上眼睛,一次又一次地平复自己的心情  ,慢慢地,他听到的心跳声小了 ,而周围黄沙流动的声音大了 ,再睁开眼睛看着自己周围的黄沙,似乎也没有了刚才的恐惧 、焦虑和烦躁 。拓跋鸿煊发现,当心境舒缓,流沙的速度似乎也变缓了 。

他再一次闭上眼睛 ,静静地倾听流沙的声音 ,一点点回想着幻象的细节 ,也不断地反问自己 ,是什么让自己欣喜若狂,是什么让自己得意忘形,又是什么让自己狂暴不已 。这时,他收回羽境,让自己随着流沙不停地流动,让黄沙淹没自己的周围 ,此时 ,一切变得异常的宁静 ,在这寂静的黄沙中,拓跋鸿煊似乎明白了,世间一切欢喜让心向往和跟随,而一切悲哀与愤怒让心变化或者迷失;欢喜的东西不一定是真的欢喜,悲哀与愤怒不一定是真的悲哀和愤怒,一切变化终是空 。

想到这儿 ,拓跋鸿煊微微一笑,叹气道:“流沙非流沙,为心动矣” 。话音一落 ,周围的流沙顿时消失了 ,只见一个小童子笑嘻嘻地看着他 ,说道:“才明白呀?” 。

拓跋鸿煊呵呵一笑,拱手说道:“晚辈让您见笑了 !”